来源:家长学院  作者:佚名

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开设的专病门诊,强迫症患者可在这里得到诊疗。澎湃新闻记者 陈斯斯 摄
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开设的专病门诊,强迫症患者可在这里得到诊疗。澎湃新闻记者 陈斯斯 摄

  一遍遍地洗手但总觉得没干净、反复擦掉做正确了的作业、关了十几遍窗户还要让家人查看……出现这些“极端”行为,他们是患上了强迫症。

  在精神疾病领域,按照治疗的难度等级来分,强迫症尽管是一种常见病,但算得上最难治的一类,甚至让很多医生望而却步。国际报告研究数据显示,强迫症治疗有效率约40-60%,但其中只有20%能达到临床治愈。

  “强迫症主要表现为反复出现的强迫思维和强迫行为,虽然多数情况下他们知道这些想法或行为没有必要,但很难控制自己。由此会给自己甚至家人、周围人的生活和工作带来影响。”近日,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副院长、临床心理科医生王振在接受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记者采访时表示,该院近年来统计数据显示,强迫症患者就诊量每年呈现10%-15%的上升趋势。

  数据显示,仅在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,2020年门诊强迫症患者就诊量就达到了5万多人次。在王振的门诊里,这类患者的年龄跨度为14岁到83岁,症状持续时间长的甚至超过50年,不仅有学生,也有上班族、老人等。

  “社会上很多人认为,因病致贫不会发生在诸如强迫症这类精神疾病上,但事实上很多人会因此失业、失学,甚至失去社会生存能力。”王振呼吁要关注这一类精神疾病,尽早发现、尽早治疗、规范治疗。

  多数人会有强迫现象,但不一定患病

  “不厌其烦地确认是不是把门关好了,一遍遍地洗手但总觉得自己没干净,总觉得自己写错了字需要擦掉重写,总觉得自己对别人说错了话,去跟对方反复确认,还有人总是担心如果被狗咬了该怎么办,担心身上出现的红色液体是不是血……”这是王振在自己的门诊里时常遇到的一类患者。

  他还记得,有一名80多岁的老人,当时在儿子的陪同下来看诊,因为老人每天都怕自己写错字,类似的强迫症状已经持续了53年,每天老人还要给儿子打电话,最多时一天打过近200个电话,如果手机没有回复,老人就会发很多消息过去。

  “‘强迫’是普通人也会有的现象,按照严重程度划分,最轻的是强迫现象,90%以上的人都曾偶尔出现,如出门后担心门没有锁好,但不会给生活带来影响。如果这种现象每次出门都会发生,甚至需要反复推几下门,但并没有浪费太多时间的话,可能就达到了‘强迫症状’水平,由于对生活影响有限,仅仅这一个症状也构不成疾病诊断。”王振进一步表示,然而,如果这些行为自己完全无法控制,每天要消耗掉很多精力(比如一小时以上),给自己甚至给周围人带来痛苦和麻烦时,那就需要接受治疗了。

  王振举例说,如有些患者睡前总觉得家里窗户没关,自己去关了10多遍但还是觉得没关好,又迫使家人一遍遍去查看,还有年轻的母亲产后患强迫症,不敢抱自己的孩子,生怕自己把孩子摔到地上或掉到窗外等,甚至睡不好、吃不下,无法正常照顾孩子;还有人头脑中反复思考无意义的问题,自己明知没必要思考但却停不下来;也有人总是担心自己不小心染上了艾滋病、狂犬病等严重的疾病等等。还有严重的强迫症患者,一天24小时除了睡觉,其他时间都在强迫之中,社会功能几乎完全丧失,甚至失去了基本的生存能力。

  王振表示,强迫症症状的表现形式有很多,从症状内容上大概可以区分为与污染有关、与性有关、与事物对称有关、与迷信或信念有关,或囤积物品相关。

  青春期孩子是强迫症发病高峰

  凭借多年临床经验,王振总结:强迫症的两大发病高峰在青春期、成年早期(尤其是刚进入社会工作的阶段)。在他的门诊里,最小的初诊患者年仅14岁。

  “很多学生患者群体是因为成绩下降,父母带他们来看门诊,初三、高三学生相对多一些,这或许跟父母对这一学习阶段的孩子关注度高有关。”王振坦言,有家长说,孩子总是习惯反复擦掉自己的作业,即使明明知道自己做对了,但还是会忍不住擦了重写,在上课时眼睛总是没法对着老师,会对着别的地方,孩子没办法控制自己,内心很痛苦。还有些青春期学生,洗澡要洗1个多小时,在学校或外面憋一天都不上厕所,因为觉得厕所脏、不想去。

  王振记得,有一名十六七岁的小女孩患有严重的强迫症,总认为自己关注异性隐私部位,是一个很“肮脏”的人,因此上课低着头,不敢看黑板,一旦被异性碰过后就要在家里不停清洗。

  父母起初认为这不算病,也没想过带孩子来看看,但小女孩自己拿着压岁钱来看病,治疗一段时间后疗效很显著。然而父母知道后,却不认为这是治疗的效果,而是自己的教导和监督起了作用,家人的不理解让女孩不得不暂停就医。由此可见,让患者家属理解和配合治疗仍然有大量工作要做。

  王振表示,虽然强迫症患者有着“易感性”的生物学基础,但外界压力的刺激、不良的生活经历和教育方式会在后天产生影响,经常是让患者真正发病的直接原因。

  “有的父母向医生抱怨,自己从不对孩子成绩提要求,但家长得知孩子取得的成绩所表露出的情绪或行为,青春期孩子都看在眼里,他们往往内

|<< << < 1 2 > >> >>|


·上一篇文章:预期性焦虑让高考生“心太累” 专家:勿提前恐惧失败
·下一篇文章:无


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:
http://www.gaokaozhiku.com/news/zgkxlfd/22918224856E84ID3082JD9B79AI23E.ht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