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学习力教育智库  作者:佚名

   7月2日,教育部官网更新人事变动,刚成立的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由俞伟跃任司长,陈东升、杨剑波任副司长,针对校外教育培训的长期有效的管理机制正在逐步完善。2021年的暑假,校外培训行业即将经历前所未有的考验。此前,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会议审议通过《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》。不过,由于与“双减”直接相关的《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》《未成年人学校保护规定》将于9月1日正式实施,这意味着这个暑假或将是小学生、初中生最后一个可以补习的暑假。随着而来的是,多家K12机构纷纷传出裁员消息。     ■  21世纪经济报道 陶力

   从无序到有序

   “从业务方面看,3-8岁也就是学前年龄,政策是完全禁止学科培训的,所以低幼业务差不多都裁员了,现在这个阶段能做只有素质教育。裁员大概从5月底开始有点动作,6月初的时候就开始大规模地裁员了。”此前在某在线教育机构负责用户增长的小朋老师已在今年6月裁员潮中离职,他告诉记者,“从部门来看,由于政策在K12业务对外投放广告的禁令,所以投放人员会被裁,然后领教和销售也有相应的裁员。”

   “以往教培行业,尤其是在线教育,大规模的投放实际上把获客成本推高了。”在某教育行业的总监李雪(化名)看来,这是市场无序竞争的表现。“营销费用反过来又再拉高了培训的定价,家长理论上可以花更少的钱买到教育服务,这也在客观上加大了阶层之间的分歧。”

   家长对此也诟病已久。数据显示,截至去年10月份,K12在线教育平台上有超六成用户位于三线及以下城市,超四分之一用户的平台付费年预算不少于1万元。

  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披露,2020年全年受理教育培训服务投诉举报15.5万件,占投诉举报总量的8.2%,在服务类投诉举报中排名第四。2021年第一季度,教育培训服务投诉举报达到4.71万件,同比增长65%,排名升至第三。

   同时,市场监管部门对15家校外培训机构分别予以顶格罚款,共计3650万元,其中涉及虚构教师学历、教龄、荣誉等情况的机构有8家,虚构教师授课时长、工作履历等有9家,更是13家都涉及虚构原价和虚假优惠折价等。

   李雪进一步解释道,如此一轮整顿之后,可能会把中间的利润空间或者说成本空间给释放出来,实际上是在控制教培行业的超额利润空间。

   未来路在何方?

   禁令不弱,但家长的焦虑不减。记者在采访周遭家长为适龄儿童选择小学的境遇时,“表面上大家看起来都很佛系,但是课后各种补习班都是少不了的。别人家的小孩都去上了补习班,我们的小孩如果没上,就会倍感焦虑。”一位孩子面临幼升小的家长吐槽道,“幼儿园中班的小朋友已经开始每天晚上写作业到十点半了。”

   喊停线上教育和义务教育阶段的课后辅导,内卷浪潮并未随之退去。李雪认为在此现状下,未来教培行业有望嵌入学校教育,公立学校官方采购教培行业提供的服务,通过学校付费减轻家长负担。

   在他看来,当下是K12行业进行阶段性收尾的时期。跑出来的头部平台已然打造成熟的品牌形象和完整的业务链条,面对新政策的调整,不需矫枉过正。在教育资源有限和社会阶层尚在流动的当下,教培行业仍有大量上升空间。

  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和世纪证券数据,我国职业技能教育的市场规模预计2022年将达到1614亿元;职业考试培训预计在2022年市场规模将达到2577亿元。在向下业务无法延伸之时,向上拓展业务链条,比如成人教育、考研和考公业务等仍有大量上升空间。

   与此同时,资本也在发掘下一个教育“金矿”,伴随着教育与短视频、直播等新兴媒介的融合,以孵化老师IP为主要目的的教育MCN开始涌现。而在这股潮流中,无法被高客单价覆盖的新流量被不断挖掘,下沉市场被打开。

   目前来看,减弱学科竞争,更加鼓励素质教育的局面有望到来。教培行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大洗牌,“双减政策”严压之下,寻求新的业务模式可能是当务之急。


·上一篇文章:“双减”风暴来袭,教育培训暑期档凉凉,对托育市场有何影响?
·下一篇文章:K12梦碎,作业帮迷失


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:
http://www.gaokaozhiku.com/news/jygd/217815288C7A984KAJ0BIDIAGB11G.htm